“硅谷创业之父”史蒂夫?布兰克的八次创业经历

史蒂夫布兰克是首屈一指的创业大师,最早提出客户发展概念的硅谷企业家,他的创业理论曾经影响了一大批硅谷创业者,掀起硅谷精益创业的浪潮。受他影响的学生包括Eric Ries(《精益创业》的作者)、Nathan Furr(《有的放矢》的作者),以及Ash Maurya(《Running Lean》的作者)。

尽管曾连续创业八次的史蒂夫已经退休,但他的深刻见解,即初创企业绝非大型企业缩微版的理念,正在重塑初创企业开发的方式以及创业学授课的方式。他所观察到的事实大型企业执行商业模式,初创企业寻找商业模式使他意识到,初创企业需要一套属于自己的,和管理成熟企业完全不同的开发工具。

史蒂夫还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和成功的演说家,他非常喜欢向年轻的创业者传授经验。2009年,史蒂夫荣获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本科教学奖;2010年,史蒂夫布兰克荣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授予的厄尔切特杰出教学成就奖。《圣何塞水星报》评选他为硅谷10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尽管赢得过诸多殊荣,史蒂夫称其在纽约上高中时曾被评为“最不可能成功的人”。

史蒂夫布兰克从事过三种不同职业。第一份职业是在越战期间服役于美国空军,后来他来到了硅谷,二十多年的时间在硅谷进行科技创业。现在,作为一名教育者,他的第三份职业即将迈进第二十个年头。

史蒂夫的第一份工作始于越南战争时期,在泰国维修战斗机的电子设备。1978年他来到硅谷,开始成立八家初创企业中的第一家。史蒂夫成立的八家初创企业包括两家半导体公司,Zilog MIPS计算机公司;为皮克斯影业提供咨询服务的Convergent Technologies公司;超级计算机公司Ardent;提供外部设备供应服务的SuperMac公司;提供军事情报系统服务的ESL公司,以及Rocket Science游戏公司。1996年,史蒂夫在其住所客厅与他人共同创立第八家初创企业E.piphany公司。总体而言,这八家企业中有两家以惨败告终,一家在互联网泡沫时期大获全胜,几家“保本”,同时为后续的教学和图书的写作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

仅仅是因为创业很酷就想当一名创业者。“嗨,我朋友在做这个,”或者“看看马克?扎克伯格”。这就像因为你感觉这很酷,就玩彩票或者寄望自己成为NBA篮球明星一样。怎么说这都是一件苦差事。创业是体力活,其中的挣扎痛苦、举步维艰和身心俱疲难以尽述。听起来光鲜,但年轻创业者犯的最大错误是将创业与工作混为一谈。创业不是工作。

白日梦是你有想法,但还没有经过检验,不知道它们是不是瞎想。创业者成功的要素之一是,不仅有远见,还知道如何实现和创造。创造过程就是优胜劣汰的过程。顿悟发生在你搜集了大量数据,但还没有用某种分析方式来思考这个问题。顿悟就像是某一天突然茅塞顿开。顿悟非常少见;闭门造车是不会获得顿悟的。它通常是因为一个人的头脑里一直在处理(大量)数据,有一天它们终于融会贯通了。顿悟不能设计,但肯定可以营造适当的环境。

过去初创公司总是通过解雇高管来调整策略。这是一个重要的决定。你开掉了销售副总裁,开掉了销售副总裁,最后开掉了CEO。每次解雇都是一个关键转折,接任者不傻,他们不会实施同样的战略他们会采用另外的战略。一旦我们将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就容易理解关键转折,“实际上,我们摸索业务模式的过程中所做的就是改变战略。”但我认为,我们把它变得过于简单了。关键转折并不意味着在艰难的时候放弃。只是在尝试了所有可能之后,再掉转方向。关键转折并不意味着“我已经改变了主意。”关键转折不是创始人注意力缺失症的症状。如果这就是你现在正在做的,这可不是关键转折;事实上你是想不明白了。

不够。如果你是一位创业者,当你遇到麻烦,你很容易会说,“我们再增加一项功能吧,”或者“我做完后会和客户谈的。”放下手头的工作,与人对话,并不是本能行为。这部分创业内容即“客户发展”难度很大,它的难并不在于一些实际的困难有多难,而是创始人心理上很难接受。如果你是一位创业者,从第一天开始你就受到心中远景的驱动。为什么我要让别人来挑战这一远景的现实性?这是个伟大的点子。为什么我要让别人来告诉我,我信念所在的企业错了?这种事让人沮丧。但正是“我相信”和“我需要检验这一信仰”两种思想相辅相成才造就了成功的企业家。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