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聊吧 在“差评”的婚姻里没有谁会快乐

面对指责型伴侣,是“正面硬刚”还是“以柔克刚”?面对这个问题,答案似乎是不言而喻,但生活的事儿,从来不是一道非A即B的选择题。“淡雅风荷”给扬子晚报心理聊吧邮箱发来的文章中,描述了自己与“指责型”丈夫磨合的过程,心理专家表示,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双方在碰撞时,其实也都存在各自的内在冲突,都有需求需要被看见,有伤痕需要被疗愈。开始感知这些,是一个好的开始。

在抖音上看到某位博主拍摄自己爷爷奶奶的日常。奶奶的嘴巴像蜜一样甜,“他爷爷,你看你这菜洗得多鲜整;你看这丸子炸得多香多好吃!”

爷爷脸上也乐开了花。想想这两人就这么在一个不停夸赞,一个不停干活的互动中过了一辈子,他们笑起来的皱纹里都盛满幸福。

谁不喜欢听甜言蜜语?任何体验感良好的人际关系都是建立在互相肯定、互相欣赏的基础之上吧。

但看看自己的婚姻,我不免失望。两个人从结合到渐行渐远,这个过程里,没有赞赏没有肯定,反而是没完没了的指责,“比较式”的打击,强硬的“绝地反击”……两个人像刺猬般互相排斥、攻击。

我和彦的结合是略显仓促的。经人介绍,觉得对方看上去“还好”,就被双方家长催促着结婚了。结婚前还没来得及暴露的问题,在婚后的过日子当中很快原形毕露。我在心里嘀咕:结婚前没发现他抽烟那么凶喔!他太急性子了吧,好没耐心。

彦也很快开始了他的“反馈”。晚上下班后回到家,“你看看客厅里乱的,怎么也不收拾下!”“哪个男人像我这样回到家连口饭都没得吃,还要自己烧?”但其实,我那时上班较远,到家都7点多了。但彦完全置客观现实不顾,而批评我没有及时做晚饭。

偶尔跟他外出聚餐,席间本来谈话挺愉快的,他会突然说一句,“你看看某某,你也不像人家的性格那么活泼!”我僵在那里,一时语塞。

原本我以为,两个人结婚后会很开心,而对方指责贬低的话语,让我的心一片灰暗。我真的那么糟糕吗?本来就敏感的我在一次次自我怀疑中,变得沮丧愤怒、焦虑不安。

伴随着指责的言语,我渐渐发现彦的脾气不像表面上那么平和,有时候会没来由发火。我有点害怕、无助,变得敏感,很多事开始回避沟通。

我变得患得患失,在彦面前,总有点小心翼翼。因为那些指责批评的话,有时就像针刺一样,虽没有身体的痛,却让人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

在婚姻里,我不快乐。我曾经把苦恼讲给母亲听,“你呀,就是管不住男人!跟你一起长大的邻居家的小俐,男人被她得好好的,什么都听她的。”母亲把这件事归因到我身上。

想想看我哪有小俐那样的“魔力”,自童年时一直被“比较式批评”打击的我,自卑、自我价值感低。遇到彦,我焦虑不堪,怒不可遏。

于是,我采用了一个直接的方法,据理力争。我给彦写过一份言辞恳切的信,“跟你结婚前,也没对你提什么要求。但是请你对我的其他方面降低要求。你的标准我很难一一达到。每个人都有缺点,谁也不是完美的。”

“你用那样的语气挑人毛病,是为了我好?还是为了故意气我?”“你让我改进,凭什么呢?你有什么资格?”

沟通变成了互相咆哮,完全行不通。彦压根无法共情自己的老婆,也许从一开始,我和彦之间的思想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又采取了另外一个策略,那就是“以牙还牙”。彦如果否定我一句,我一定挑出他的一个毛病当作反击。知道彦脾气不好,我不会当面反击,而是在微信上回复,言辞激烈,对他的观点予以顽强的反驳,挪用一切我能想到的说辞反驳他对我的贬低和否定,甚至反驳到他哑口无言。

在这种“硬刚”的举动中,我似乎变得强大了。彦好像收敛了点,不再毫无忌惮地对我指指点点。

突然有一天,看着镜中日渐憔悴、剑拔弩张的自己,我失望极了:难道婚姻就是如此,让我们变成了最讨厌的样子?为了保护自己,我学会了吵架,反戈一击,去刺痛别人。

如果爱是一个有着荷花锦鲤的池塘,每个人都去投放自己的爱在里面,而且会从中享受到爱的滋养。但如果池塘干涸,那说明,这不是真爱,这爱不够多,而两个人,都对爱有着匮乏感。

“我刚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一点奶水都没有,饿了就喂他点糖水。后来又把他放到他奶奶那里照顾……”婆婆在聊家常中提过。而公公对儿子非常严厉且让人难以亲近。公婆年轻时感情不太好,经常争吵。“小时候经常听到父亲数落母亲,那时的我非常恼怒,不明白父亲为何那样?”彦深刻的童年记忆。

这些只言片语就基本勾勒了彦的原生家庭,他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所以你现在活成了你父亲的样子,你对我也是这样,经常唠叨我的不是。这一点让我非常难受!”我平和地说道。

不愿沉浸在婚姻烦恼中的我,去求助心理医生。心理医生明确地说,喜欢贬低、发脾气的男人往往在社会上不如意,他心里缺乏对女人的尊重,以言语发泄,发脾气的方式来威慑对方以保持强势的地位。男人从小所受的家庭教育是有欠缺的,等他长大以后,一旦遇到不顺心就会用同样的方法解决问题。这样的男人没有安全感,通过攻击他人的方式,消解自己被抛弃被忽视的恐惧。

看似强势的人,他的背后也许是脆弱而无能的自我。在这个层面上,我对彦的行为表示了一定的理解。既然改变不了别人,那就改变自己吧。

那之后,我调整了自己的应对模式。首先,跳出来看待这个问题,坚定地告诉自己,对方对我的指责抱怨并非因为我不够好,而是对方的指责型人格在作怪,我不去认同。

其次,意识到自信心不强大,我开始知行合一,多做提升自己能量的事。比如每周两次的跑步锻炼或爬山,释放负能量。有事需要沟通,我就用简洁肯定的语气沟通,不再执着于讲大道理。

在这样的改变中,我也渐渐地从低自尊状态中昂起头,没有人能轻易地夺取自己对自己的肯定和支援。

再次,改变沟通模式,不随他人的情绪起舞。突然发现,面对彦的习惯和伎俩,如果我不去配合,那这台戏就唱不起来。

婚姻不是彼此拿着量尺过日子,动不动给对方“差评”。做一个对自己和伴侣经常正反馈的人,那会让我们相信自己的吸引力和价值感,从而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信心。而负反馈会削弱这种自信心,让幸福感悄然溜走。淡雅风荷

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到一位女性在婚姻中的成长与思考。来信者羡慕某博主爷爷奶奶充满甜蜜的婚姻,失望于自己的差评式婚姻,她说:“任何体验感良好的人际关系都是建立在互相肯定、互相欣赏的基础之上吧。”道理是正确的,难的是,我们如何能够发自内心地肯定和欣赏对方。如果暂时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先从接纳开始。阿德勒认为,一切烦恼皆源于人际关系。那么反过来人际关系就是幸福之源。他提出的建立共同体的“自我接纳”、“他者信赖”和“他者贡献”也适用于婚姻关系。

自我接纳,接纳“自童年时一直被‘比较式批评’打击的我”,接纳“自卑、自我价值感低”的自己。接纳自己所做的选择,这个选择包括婚姻与爱人。接纳了自我选择,那就意味着信赖自己,也信赖所选择的。“他者信赖”是指不附加任何条件地信赖他人,如果不信赖他人,那就无法建立深厚的关系。来信中在婚后发现的问题,“抽烟那么凶喔!”“他太急性子了吧,好没耐心。”这都是别人的课题,是我们无法改变的,如果执着于改变,就会陷入巨大的内耗。而后,来信者也意识到这一点,在关系中不断丰富自己的人生体验,还能给对方情感上的支持和安慰,这就是“他者贡献”。

此外,在来信中的表达中,可以看出双方在碰撞时,其实也都存在各自的内在冲突,都有需求需要被看见,有伤痕需要被疗愈。开始感知这些,是一个好的开始。姜冰(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