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扎特-罗西基——易逝的青春绝代的芳华

不甘于命运的冯小刚用136分钟讲述一段属于青春的故事,他把那大时代里的小人物用一种美学的方式描绘,把那一段段凄美的故事写成了诗一样的歌声,把那一幅幅精美的面庞映刻在了《芳华》。在结尾处有一句话,让人读来为之震颤:

“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 ”

“我不禁想到,一代人的芳华已逝,面目全非,虽然他们谈笑如故,可还是不难看出岁月给每个人带来的改变。原谅我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吧。 ”

你我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世界正在陪着你长大,然后陪着你老去。那些你曾经爱过的女孩开始变得世故而成熟,那些陪你度过疯狂而孤独的凌晨夜晚的球星们在一个个离开。我们也想如同电影谢幕时一样,把人生变成简单的一段话——不愿让你们看到我们老去的样子,就让荧幕,留住我们芬芳的年华,但是这艺术来自于生活,但是这生活却不是艺术。

2016年法兰西的夏天,说起来,好像才刚刚过去不久,但仔细一算,已然离去一年又半。在那个举世瞩目的赛事里,在一场不被人记住的比赛里,我们的主人公罗西基创造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纪录。在对阵西班牙队的小组赛里首发出场的罗西基,以35岁253天的年龄,成为了捷克足球参加欧洲杯历史上最为年长的球员。

但是也就在那场比赛里,我们被称为优雅的足坛莫扎特,却在被换下时把他的护腕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在替补席上的他气喘吁吁,与前者相比,这更加符合他的年纪。当时,现在的我们无端揣测,让罗西基愤懑的也许是捷克足球的羸弱,也许只是自己已经饱受伤病的双腿。

那一场比赛里,他出场了87分钟,而这87分钟竟然超过了此前九个月他所在俱乐部出场的时间总和。这就是罗西基华彩,却注定悲情的一生。

早在1988年的捷克布拉格,人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个美妙的足球天才,那时候他才8岁,就已经加入了布拉格斯巴达队的足球学校,并在那里不断地吸取着菁华。十年之后,罗西基年少初成,摘下了捷克最有天赋球员的名称,并从这里开始,走向了世界。

德甲多特蒙德没有错过这个天才,1450万欧元,彼时大黄蜂用队史最高的价格将罗西基签约而来,而捷克少年也没有辜负多特蒙德的期待。他在这里度过美妙的开端,他能够给球队带来进球,更重要的是,他的助攻美妙无比。德甲圆盘在这个艺术家的手里被捧起,那时候的德甲与如今不同,诸强的割据里,罗西基成为了大黄蜂最重的砝码。

当你问起人们为什么称罗西基为“足坛莫扎特”时,他们会告诉你,因为他传送和盘球技术的华丽,能够胜任前场多个位置的多才多艺,以及能够指挥球队的进攻节奏。但当你问起他是否有传说中这么神奇时,温格就会站出来告诉你——“如果你爱足球,那你一定会爱上罗西基”。

2006年,这曲芳华在这个夏天达到了高潮的顶点,枪手教父用680万欧元敲开了西格纳伊度纳公园球场的大门,罗西基,那个风华绝代的艺术家从莱茵河畔来到了北伦敦城。

那时候,25岁的罗西基迈着轻快的步子,他不知道,这一来,却开启了自己悲鸣的十年。他背着那个法国传奇皮雷留下的7号球衣,却终究没有奏完最后那首属于自己的曲子。罗西基的到来,正是阿森纳痛苦转型的开始,他们从海布里球场来到了酋长球场,走出了这一步,温格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仅仅一个赛季之后,莫扎特的钢琴曲就出现了第一次裂痕,对阵纽卡斯尔的足总杯比赛犹如一场梦靥,让罗西基整整告别球场18个月。当你翻开罗西基2008/2009赛季的履历,你就会发现,那一抹空白会让人多么触目惊心。

罗西基是坚强的,在对阵病魔的过程中,他不像莫扎特,反而有点像贝多芬。他始终走在扼住命运之喉的路上。

2009年,莫扎特终于回来了,他重新穿上了自己的球衣,也重新开始寻找足球带给自己的骄傲与快乐。罗西基对于枪手球迷的感情是复杂的,他很感激那些为自己呐喊,给自己耐心的人,他内心也有所愧疚。

在那之后,罗西基保持着自己在酋长球场的出现,虽然状态会有所起伏,虽然伤病还是会袭来,但与之前的劫难相比,已经足以让他感谢上帝恩赐。只不过,阿森纳的这些年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精彩,球星的接连出走,球队的停滞不前让温格如坐针毡,但是无论怎样,罗西基都没有一刻想过离开。

因为他失去过,所以他懂得得到的幸福,因为他得到过,所以他理解失去的痛楚。

在这个被艺术足球填充的球队里,罗西基曾经用他美妙的技术征服过酋长球场的球迷。他潇洒而灵动的跑动和精准优雅的传球犹如莫扎特手中的琴,而他的双脚就是他的乐谱,奏出的那一曲《G大调弦乐小夜曲》,让全世界阿森纳球迷为之沉醉。

就算伤病归来,罗西基还是保持着他的灵气,无论他身边站着的是法布雷加斯,还是阿尔沙文,无论他配合的是卡索拉还是厄齐尔,他总能把自己完美地融入到这个集体,找到自己最应该出现的位置。

这十年枪手生涯,罗西基问心无愧。留下了247场比赛,留下了28粒进球,莫扎特还是在2016年与阿森纳挥手说了再见。从25岁到35岁,从一年到十年,从青春芳华到韶华已逝,没有多少人会信守年轻时的诺言,没有多少人如罗西基一样绅士而温暖。

2015/2016赛季,阿森纳英超联赛最后一个主场,场上所有的球员列队,欢迎英雄入场。他们每一个人都穿上了罗西基的7号球衣,带着孩子,带着掌声,带着敬意送别阿森纳忠魂,送别老去的金童……

上帝吻过了他的双脚,却没有来得及保护他的双腿;罗西基有着等身的天赋,却只能感叹生不逢时。

国家队如此,2006年世界杯,罗西基初出茅庐就用曼妙的舞姿征服了无数球迷,尽管脚踝带伤,但那两记世界波还是惊艳了世人。但在那一年,“铁人”内德维德的离开也带走了捷克足球的黄金一代,他将未竟的责任交给了英姿飒爽的后生罗西基时,却没有告诉这个年轻人如何成为一位“铁人”。

俱乐部亦如此,在英超结束了双红会的时代后,他来到了酋长球场,看上去一切都光彩照人,其实之下早已经暗流涌动。球队的财政无法支撑球队继续在转会市场的投入,温格只能通过年轻人来继续实践着自己的足球理念。有很多人走了,去了更大的舞台,但罗西基没有,他选择和阿森纳一起,选择在这座爱他的球场老去。

看过了罗西基的职业生涯,正如我们读了一首悲怆的长诗,正如我们看完了一部青春的电影,诗句里的英雄和荧幕里的芳华都让人艳羡,只是英雄易老,芳华易逝。

这一年,我们告别了托蒂,告别了兰帕德,告别了拉姆,告别了阿隆索,告别了皮尔洛,告别了卡卡,这一次,我们又告别了罗西基。

詹俊问,我们究竟还要经历多少告别,在这一年仅剩10天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去回答这个问题。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